初到沂蒙的经历 (1/3)

我是打手乙 发条辉 1370万 2021-05-09

带着老式的帆布行李箱走进车站,我买了一张去临沂的车票,当时的脑海里想的都是星爷电影《少林足球》中的一句话:“做人如果没有梦想,那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我承认我被电影中的美好结局洗脑了,我清楚的记得,那是一二年的秋天,我走的时候路边上的枫林叶正在飘落。正如电影《天下无双》中的一段台词一样:“在外游历的浪子,就像秋天的落叶一样,但秋风过后,他们就会落地生根,不知道家乡的叶子落了没有,也不知道家乡的人有没有在想我!”我的故事正好与电影相反,电影中是秋天到了浪子该回家了,而我却是往外走!

看着大巴慢悠悠的开出这个小县城,我的眼睛一直看着前方,因为我害怕!我害怕自己一回头,便再也不想出去了!

后来我也没有问我妈在车站门口等了多久?但是我知道,她一定是等了很久……很久……

我家小县城的大巴开到临沂需要七个多小时,在这七个多小时的时间里,我想了很多很多,沿途看着这些外面的风景,第一次体验到了陌生的感觉。

就这样在经历了七个小时的时间后,大巴开进了临沂汽车总站。由于是第一次来这里,我在老家也没有做过公交车,为了图省事也为了省钱我坐上了一辆铁皮三轮车,三轮车师傅跟我说做出租车到那里都得八十多!

半个小时后来到了这个武校,这个武校在兰山区高架桥附近,三轮车大爷收了我五十块。后来的我才知道,来这个地方坐出租车都用不了三十块钱!我心中只能“呵呵”一声!

当我下车后看着这个环境犹如电影《国产零零漆》中的一个桥段一模一样,就像星爷从丽晶酒店到丽晶大宾馆的差距一样大!

武校门口是一个破败的铁门,整个武校就是一个破厂房!而且道路上却是一辆接一辆的大货车带起的尘土飞扬。我下车后一脚踩下去,尘土淹没了脚踝。当时心里想着:“既来之,则安之吧!”

我走进武校内,首先迎接我的是一个光着膀子,胸口上纹着一个李小龙的黑皮肤青年,他带着我进入到一个小屋里,里面有一位秃顶戴眼镜的教练,小哥开口就让我先交钱。

“一个月三千块学费,食宿费一千块!”纹身小哥对我说道。

“哥,交了钱什么时候能做演员?”我傻傻的问他。

“先培训,培训一个月才能去剧组。”这会儿秃顶教练说话了。

我无奈,只好先交一个月的钱试一试,然后小哥带我去训练馆“参观一下”!

接下来一个月的时间我正式跟着所有人训练,这个时候我认识了主教练,学员们都叫他“金哥”他老家河南的。金哥和我很像,都是不太喜欢说话。这也是后来剧组生涯中,我认识的最好的河南朋友!

其次就是纹身小哥了,他叫义哥,练空手道的,平时很喜欢比划。

至于那个秃顶教练,他叫虎哥,我对他并没有什么好感,总觉得这个教练不好惹!

剩下的就要提我的好兄弟了,他叫鹏飞,也是一个特别实在的人,是我这么多年剧组生涯和我最铁的一个兄弟了!虽然在训练馆的时候我们并没有过多接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