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凑字没问题吗…… (1/3)

艾米洛尔_生活区:珊蒂斯的住所

饭做好了,真正到了开饭的时间,艾弥娜反而没有拿起自己的叉子。

“怎么了呢?为什么不吃?”

珊蒂斯不解,按平时的惯例,现在她早该开始为守护住属于自己的两个丸子而奋斗了。

“啊,没什么——我不吃也可以的。”

“喂,你没搞错吧,我辛辛苦苦地做饭——”

后面一句本应是“你怎么说不吃就不吃啦啊喂!!”不过又觉得不妥,没说出来。

她吃不吃关我什么事

珊蒂斯赌气插起一个丸子,没好气地大口地咬了上去。

“啊~~抱歉抱歉,我没说清楚。我是帮我正在照顾的小家伙来蹭饭的。睡了那么久,也该醒了呢——”

“搞什么嘛,原来不是自己吃——”珊蒂斯鼓着腮帮子模糊不清地小声嘟囔道。

“嘛,我不也吃了一个丸子嘛。只要尝过珊蒂斯的手艺就可以啦。”艾弥娜挥了挥手,“不要在意这些小事。”

“哦。不过平时如果你也能这么说那可就太谢谢了。”珊蒂斯讽刺道。

“那是因为珊蒂斯的味道怎样也尝不够嘛。”

软绵绵,撒娇一般的语气。估计自己是这世界上唯一听过女神以这种语气讲话的人了吧——不过这可不算是什么好的经历,珊蒂斯连鸡皮疙瘩都长出来了。

“给我好好说话呀啊啊啊啊喂!!!”

艾米洛尔_花园区:医护站

司徒梦玲到底还是老实不下来,支着没有痛觉的虚体的翅膀硬是坐了起来。

身体真的很痛,这么做着实是太乱来了。不过因为能看到窗子外面的景象,也不觉得亏了多少。只是因为过于疼痛而挤出来的眼泪没法擦掉,使得视野有点模糊。

果然坐起来舒服多了——

看着窗子外面那些漂亮的植物,小家伙发出了这样的感叹,选择性地忘记了刚才自己疼得直哭的镜头。

“哎?醒过来了呢。”

此时,从门口的方向传来了清脆明澈的声音。

进来的是两个少女,穿着一身蓝色连衣裙的看上去约有十七八岁;另外一个女孩穿着白色低胸上衣,半透明淡蓝色套袖,以及蓝色长裙,看上去约有十四五岁——虽然在她的同龄人中发育还不算太差,但显然也不会多么适合穿低胸的衣服,加之修长的脖子上系着一条蓝色的系带,看上去竟有那么点“神秘”的感觉,大概是某种“制服”吧——她估计是个巫女。

经过简单的介绍,司徒梦玲很快就认识了她们,看上去年长的叫艾弥娜,是这里的神明,而另外一个十四岁的女孩叫做珊蒂斯,的确是一个巫女。

梦玲虽然胳膊不能动,却还能挥一挥翅膀:“我只是个单纯的旅行者罢了,能坠落在这里是因为遇到了逆季节的风暴。不过话说回来,也多亏了风暴我才能发现这里,看来我还真是蛮走运的。”

这家伙明明差点没了命,现在竟然还神气活现地给出了“蛮走运”的结论……二人同时在心里感叹到:地上的人可真豁达呢。

“果然是呐,不过,地上的人都是有翅膀的吗?总觉得一千多年都没人发现这里很不可思议呐?”艾弥娜接着问道。

“不是,我算是特例啦。[地上的人]一般是没有翅膀的,有翅膀的又都没兴趣旅行。”梦玲耸了耸肩膀,结果又是疼得龇牙咧嘴。

“是这样啊。”

艾弥娜思考了一下,转向了自己的女祭司:“小珊蒂斯,有办法吗?她好像很痛——”

“那我就看一下。”

梦玲的直觉突然警告她危险正在迫近——

“没,没什么啦!只是身体里面充满了电——啊,啊哟————疼疼疼疼!!”没等梦玲把话说完,女祭司就抓起了病人的双手,紧紧握住,并向上抬起——

猛地一拉!

剧痛的同时,梦玲觉得自己似乎打开了某个开关,充斥了全身的电量正在迅速地流向通路的另一边——

“应该能动了。”珊蒂斯蓝色的头发上竟然开始闪烁起白色的电火花,发出噼哩噼哩的声音。

“谢……谢谢……”

这,这……效果不错……可是要使用这种疗法多少也要先通知一声啊!!

梦玲心里可是泪流满面啊,对面的巫女明显是一脸“看你不爽”的表情,她却只得尽量摆出一副灿烂的笑脸去道谢。但身体却不由自主的有想往后缩的趋势。

“没什么。救治伤员,祭司的责任之一嘛。”明显的变得很开朗的声音和阴暗的笑容——

不幸啊啊啊啊,我怎么惹到她了。

这是梦玲昏过去之前最后一个念头。

[04]艾米洛尔花园区_医护站

“咕……搞什么啊。”

身体还有些麻——

“啊,对了。自己是被一个充满敌意的女祭司救了——啊,或者说是黑了”司徒梦玲抬起胳膊,“还好,能动。”

不过那个家伙当时的笑容看上去还真是可怕呐。

梦玲现在还是想不通自己到底是怎么惹到她了。那个女祭司的感情是一种以酸为主的奇怪味道——

嘛,想不通还是不要想比较好。

做了个深呼吸,梦玲开始回想起了解到的情况——

自己好像是坠落在了一个漂浮在空中的国度,而这里的居民在外貌上都和人类差不多。生活富裕而祥和。

而且这里似乎没有过其他的恶魔。

想到这里,梦玲抖了抖自己的翅膀,将它们完全伸展开——

“哈啊啊…………”

就像是打了个哈欠一样。

虽然梦玲的个头是很小的,但是她的翅膀在“全展”状态下可算不上小。瞬间就占满了整间屋子,甚至还伸出去一部分。不过一想到如果有被人看到“医护站的墙上长出来大片的透明的羽毛”这种事情——

“哎,算啦。”梦玲叹了一口气,张开的半透明羽翼不断地缩小,然后彻底在“现实中”消失。

现在看来,小家伙倒是和正常人类差不了太多了——最多也就是那头火红的长发看上去在人类中比较少见罢了。

从床上爬下来,踢了踢腿,甩了两下胳膊——总体感觉还不错。

说到之前受的伤,其实真正对躯体机能的伤害并不算太大,反而是闪电的电能充斥在身体中,阻碍了正常回路的运作,而稍有运动就会疼痛异常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事实上,在经历第一次电击时梦玲全身上下属于“正常人类”范畴的回路就几乎是全部过载了,能正常运作的身体机能其实只剩下了思考和飞行。

而所谓的“治疗期间”,其实大部分还都是靠着自己身体的自愈性在修补回路,同化过剩的电能量,而昏睡自然也就是因为精力消耗过大的原因。

因此,上一次醒过来时,基本上梦玲身体已经没什么问题了。只是缺乏一点调整,而就是这一点调整,梦玲本体做起来很难,艾弥娜根本做不到,反倒是作为常人,却又受到神明加护的女祭司可以胜任。

哎,真是的。本来应该感谢她的,可是无论怎么想都觉得是个恶劣的家伙呢。

梦玲甩了甩头,决定不再想这个问题。光着脚打开门,走出了自己的病房。

“恩?醒过来啦?”艾弥娜的声音清脆好听,语气听起来就像是朋友之间在打招呼,“快过来。”

原来医护站的设计是病房外面直接连得是大厅,而艾弥娜此时正懒散地靠坐在椅子上,看到梦玲走出来才坐直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