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沉睡六年一朝醒 (1/3)

九墟圣将 金梁拔玉柱 2082万 2021-05-17

㟉山地处庆岛市东部,东高而悬崖傍海,西缓而丘陵起伏,素有‘海上第一仙山’之美称。

深秋时节,㟉山山脉入眼之处尽皆枯黄,偶有几株墨绿劲松藏于其中,于破败中焕发生机。

似乎是不久前刚下过雨,山脉西面一片枯败的树林中雾气朦胧,腐败的落叶积起厚厚一层,隐约可见水迹。

‘轰隆隆!夸嚓!’

阴霾的天空划过一道长长的银蛇,好似苍天都在震怒,欲以雷霆之威消除这隐藏于人世的无尽罪恶。

诡异的事情发生了,树林上方的空间泛起涟漪开始不断扭曲,一个数米直径的幽蓝色光球突兀浮现在树梢上,光球周遭电光闪烁异常耀眼。

光球携万钧之势猛然坠地,瞬间将地面砸出一个深约三十公分的圆坑,腐叶与泥水齐飞,幽蓝色的电光闪动间将飞舞的枯叶迅速烤干继而引燃,一时间火光漫天煞是好看。

电光不甘的幻灭几下,光球逐渐消失。

圆形土坑底部被高温灼烧的呈焦黑色,青烟徐徐升起,土坑正中心伫立着一只似狼非狼的钢铁怪物。

它身高足有一米,不知名金属制成的漆黑鳞片布满它的身躯,微张的大嘴前突,** 在外的两排金属牙齿上寒光一闪而逝,看起来极其恐怖。

那由无数细小零件组成的黑色眼球,猩红光芒乍现如宝石般璀璨。

那怪物矫健的跳出土坑,爬到一颗最高的树木上登高远眺,似乎是在辨认方向,几秒后它猛然跃下地面,宛如一颗出膛的炮弹般直接弹了出去。

名为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故事从这里开始。

......

黄昏时分,凛冽的寒风袭来,干枯树梢上最后一片黄叶被寒风卷起,在半空四处飘摇。

闫北庄小区那几栋略显破旧的居民楼下,几个上了年纪的老人围成一圈儿高声谈笑。

“下面插播一条简讯,热烈祝贺我市承央区第四中学秦斯宇同学于2027年10月16日通过测试灵碑检验,正式被太山学院录取。”

马路对面那栋大厦外侧镶嵌着的大块屏幕上,身着青色西装的女主持人面带笑容的播报着新闻。

“这年头儿,谁家孩子要是被那些炼气士学院录取,可真算是一步登天了!”手里夹着香烟的老人望着屏幕感叹道。

“是啊,这孩子我还见过呢,他就住我女婿家楼下,原来就是个成绩不怎么样的三流学生,这次可真是走了狗屎运了!

听说一旦被太山学院录取,光奖学金就好几百万呢。”磕着瓜子的大妈猛拍了一下大腿。

“住你女婿家楼下?”旁边有个长相猥琐的老头像是闻到血腥味的鲨鱼般凑了过来,“程姐,这孩子有对象没?”

拉倒吧,老王,你家闺女都小三十了,孩子都打了俩,你做什么白日梦呢。”大妈将嘴里的瓜子壳啐到地上,言语异常刻薄犀利。

“我不就是问问嘛!你看你......”猥琐老头面色十分难看。

不远处走来一道奇怪的身影,那是一个高瘦中年人,上身棕色夹克破旧不堪,左胸甚至还掉了块拳头大的皮子,黑白交错的头发斑驳无序,整个人无比沧桑。

他的背上绑着一个双眼紧闭的青年,这青年相貌普通身材瘦弱,四肢和躯干依靠十几条皮带牢牢的绑在中年人身体上。

中年人每走一步,身后的青年也跟着做出一样的动作。

“哟,老章,带儿子遛弯呢。”手里夹着香烟的老头故意将‘遛弯’两个字咬的很重。

敷衍的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章培青微微弓着身子,避免身后的青年滑下去,单手扶着墙壁小心翼翼的走进了单元门。

“啧啧,你们说老章这命真不好,好好的个儿子,出个车祸还给撞成植物人。”

“是啊,不过老章也是犟,五六年了,反正都醒不过来,还不如一瓶安眠药下去就解决了,就这么拖着大人孩子都遭罪。”

“谁说不是呢。”

当一个人落魄时,能以平常心对待落魄者的看客,就足以配得上‘好人’这个名头。

而所谓的墙倒众人推,就是那些熟悉或陌生的人,不但对你没有一丝怜悯,反而还会鄙夷的吐上一口口水,然后在你看不到的地方高声议论,大声嘲笑。

听到那些微弱又满怀恶意的窃窃私语,章培青苦涩的笑了笑,坚定而缓慢的走上楼梯。

章培青背后绑着的是他的儿子章木,如果醒着的话,今年也二十四岁了,六年前同学聚会后的回家路上,一辆货车迎面将其撞倒。

噩耗传来,犹如五雷轰顶!

更残酷的是,医生告诉他章木会陷入永久性昏迷,也就是通常所说的植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