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死战 魂愿开 (1/1)

魂心录 水墨画流年 1961万 2021-05-13

苏铉、秦老、父亲三人各自转向了对手,秦老自然是对上了那名四翼神使,父亲默默的转向了一名两翼神使,将长剑横于胸前,握着剑柄的手已经有些颤抖,里面淡淡的殷红却是遮盖不住。苏铉侧身跨步到父亲身边,“爸他交给我吧,那还有一个呢。望着苏铉的背影,父亲的眼神里只有欣慰,他当然明白,虽然还有一位神使,但是之前那一记银扇,最少已经将他重创,甚至连原本一半的实力都达不到。整理了一下情绪,竟直的转向了那一名已经重伤的神使,一股浓郁的杀意蔓延开来。

四翼神使的眼中明显的有怒火燃烧,身为人类第一势力的人皇府,受人敬仰的神使,从来没有人敢忤逆自己的意思。而现在却又三个人敢跟他拔刀相向,“好,很好,我就代替人皇审判你们。笑容愈发的凶狠看上去竟然那么可怖。手中蓝色光剑缓缓的抬起,浓郁的光元素极速的凝聚还隐约带着一丝蓝色光芒,对着两位下属说道“忤逆人皇着,如何处置?”另外两位神使分别凝集出来一柄长枪,一把弯刀,气势提升到了顶点大吼“杀无赦!背后尾翼一阵便已经犹如离弦之剑向着三人杀去。秦老大吼“我拖住四翼老鸟,你们尽快解决,冥城已经不能待下去了。冥城的最终一战终于拉开了序幕。

三组人分别纠缠在一起,秦老只是三魂愿的灵级典当师,抵挡四翼神使已经是杯水车薪。苏铉之前才刚经历一战大战,左手的伤势已经无法让他再次发动魂言了,虽然体内魂气依旧有余但是面对完全状态还是手持弯刀万千不知其底细的神使,也是有些勉强。反观父亲则是最轻松的一方,先前的战斗,抵御了如此之久虽然没有造成实质性的伤害,但是也摸清了一些敌人的能力,更何况眼下对方已经是重伤,他只想尽快将对手击杀去帮助苏铉。不在多想拔起长剑就已经扑了上去。

弯刀神使却没有急着进攻,望向苏铉问道“你身上的伤势,是雷属性造成的吧,之前你应该遇到了叶擎吧”围着苏铉走了一圈,“你的左手是被雷光咒打伤的吧,那么现在我想知道他是死了还是他让你来杀我呢”眉毛轻佻望着苏铉。苏铉淡淡的道到“你们是伙伴,怎么这样问。神使眼色一正“你很聪明现在了还想打探这么多消息,但是死人是不需要知道这么多的,无论是他死了还是他放你走都已经不重要了,我赢了。话音刚落,身影已经消失在空中。苏铉心中暗道”不好,赶忙抬起折扇向前挥去。折扇狠狠的打在空气中,却摩擦出了火光一道不属于那里的弯刀浮现,正是那位神使的直刺,眼中有了一些惊异。苏铉冷汗直流,如果不是自己静修四年对灵魂的极度敏感,刚才的速度完完全全可以直接要了他的性命,甚至连残影都没有抓捕到,人就已经到了身前。就在思索的时候,神使已经刺出了不下数十刀,每一刀的出招位置都是极其刁钻,筋脉,死穴,心脏,虽然感觉很细微,但是速度确实是实实在在的变快了,以至于最后一扇抵挡的时候,弯刀已经在他的左胸处划开了一个小口子,衣服上也是各处刀口。

不在缠斗,苏铉赶紧后跳,和神使拉开了距离,不停的喘气,望着翅膀的蓝色光芒仿佛想到了什么,“你和那叶擎是同门对吧,你们使用的都是光魔法准确来说是变异的雷魔法,他是专注强大的爆发力和远程的魔法,而你就是增幅自身速度靠着近战技巧的增幅魔法…所以你问我他是不是死了,就是因为….”苏铉的眼中多了一丝凌厉“你们都在竞争成为四翼的机会吧。

神使明显的楞了一下,淡淡的语气“你很聪明,作为一个快死的人你有资格知道我的名字,我叫叶颜,下辈子做个糊涂鬼吧。雷光—九斩,苏铉只感觉肩膀一硬,鲜血直接喷发而出,背脊,左腿,右腿,腰间,一刀刀刺穿,苏铉已经没有反抗的力气啦,衣服已经被鲜血渗透,半跪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

叶颜笑的很阴险“抱歉啊,我也不知道这么疼的吗?还有四刀我会尽量让你快点死的,苏铉没有说话,犹如待宰的羔羊,肋骨,背肌,腹部,终于苏铉做出了反应,大吼一声,将胸口往前一撞,弯刀直接胸口,叮的一声脆响,弯刀却没有刺入,右手猛地一抓,紧紧握着叶颜的手,终于忍不住一口鲜血噗的吐出来。冷冷的笑看着叶颜,吐出两个字“再见!。左手抓住银扇对着喉咙划过,血液想喷泉一样绽放,然后目光凝滞,摊到在地。

叶颜从怀里掏出一块令牌,上面刻着一个大大的秦字,只是现在上面多了一道深深的刀痕。苏铉再也抵挡不住,一股疲惫感瞬间蔓延开来,就要向着地面直直倒下,啪—一双有力的大手从背后揽着苏铉。赫然便是父亲,望向自己的儿子“铉儿辛苦了。

苏铉看向另一方,另一名神使,倒在地面,整个翅膀断裂胸前一道巨大的裂缝,显然是父亲的拔刀所杀。秦老明显也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一掌轰开四翼神使,赶忙朝着苏铉这边过来。

四翼神使望着两具同伴的尸体,冷冷的望向苏铉“你很好,我不杀你们,等我活抓你们之后,就废掉你们带回人皇府,你们就跪在罪人塔里面一辈子吧!蓝色光剑冲天空猛地划出几道,穿破云层,在天空形成了一副巨画,那是一名白衣男子的背影,高大伟岸,手上拿着一把古琴,看上去是那么的舒服让人心神安宁。下一秒冥城的其他三个方向的天空,也出现了同意的符号。

秦老暗道一声“麻烦了。抓着苏铉的身体就预逃走,身体却突然一滞,那是来自实力差别的威压,僵硬的抬起头,一阵苦笑。四周浮现出三道人影,皆是四翼神使。四位神使却仿佛没有注意到他一样,静静的看着斜上方。那是一道银色的身影,一身白衣龙裘,左手拿着一支画笔,后背三对翅膀上下拍打,不食人间烟火的容貌,一头黑色的长发垂到腰间,让人以为这一定是一位漂亮的仙女,别傻了他只是有张biao子脸。

一道有磁性而且优雅的声音传出来“敢在我月凝眼前堂而皇之的击杀我人皇府的神使,你们是第一个。望着苏铉却看** 的感觉另他兴趣大增“抓起来,废了,留他一命。就在四位神使准备动手的时候,秦老突然大喊“月凝大人,我有事跟你说。便转身猛地指向苏铉,“我要举报,他是弑神者!

杀气瞬间从四位神使的身上爆发开来,就连月凝的脸上也因为杀意愈发的恐怖,“难怪连我都看不透。哼!抬手朝苏铉的身上一抓,一道道金光从苏铉身上飞出,那感觉并不是被吸取而是逃离….月凝的脸色终于彻底改变,望着那一点一点源源不断的光芒,杀意凌冽到了极点,苏铉呆呆的望向秦老“老师你在说什么,嘴唇颤抖的说。秦老并没有理会苏铉,跪下来向月凝道“大人,弑神者大陆不容,可否我们现将此事揭过,先擒下这等异类。”月凝向秦老轻轻挥了下手,秦老顿时如受重击,整个人陷入地面,胸口处一个巨大的掌印“我不削与你们为伍,发现弑神者也算你有功,滚!下次再见依旧取你性命。”听到月凝的话,秦老连身上的伤好像都好了一般,赶忙爬起身,踉踉跄跄的向城外跑去。

月凝望着苏铉“你很有胆识啊,说!你杀了多少神使,还敢摄取他们的魂魄为你所用”苏铉咆哮道“两个,难不成只允许你们神使杀人不允许我们反击啦”“好,很好这时候你还敢狡辩”月凝大手一会一道道光团飞出在空中幻化开来,居然全部都是人类的灵魂他们身后有着淡淡的羽翼却未成形,这么多的灵魂居然全是预备神使,而且他们的眼神望向苏铉,充满的是怨念和愤恨。苏铉蒙了,四年来他哪都没有去过,怎么可能…..仿佛是想起了什么,难道是….一念至此立刻跪在地上狂吐不止,月凝的眼神更是恨不得将他直接碎尸万段。“你现在恶心啦当初你做的时候怎么没有这种感觉”向手下望去“打断四肢,留一口气带回人皇府,由苍穹宫亲自审判!”是,四位神使直接幻化出自己的兵器,没有多言,眼神尽是杀意,月凝虽然说留他一命,那么只要不死谁管他呢,一把光剑直刺腹部插去,噗呲一声穿透整个身体,苏铉哭了,他身前站着一道人影面对着他,脸上带着笑容,依旧是往日的宠溺和欣慰,淡淡的对着他说“铉儿,爸相信你…”下一秒光剑抽出,父亲直接跪倒在地,爸!爸!啊啊啊啊啊—苏铉望着父亲倒下只能无力的咆哮,父亲嘴里不停的呕着鲜血,抓着苏铉的手“别哭铉儿,爸相信你,咳咳咳咳…剧烈的咳了几下,仿佛用尽了全身力气,“答应我,活下去…..终于失去了力气闭上了双眼,嘴里喃喃了什么已经听不清楚啦,最后天人永隔。噗呲,噗呲,噗呲,另外三名神使的武器已经贯穿了苏铉的身体,眼神冰冷,苏铉没有喊也没有反抗,望着父亲的尸体,仿佛封闭了心灵,眼睛再次抹上一层灰色….父亲最后的话,在脑中重叠在一起,那是一个漂亮的女生对他说过的,她自然是自己的老师蔷薇….父亲最后的喃喃是….“尊敬的典当师,你愿意吗?”

仿佛做了什么痛苦的决定,苏铉咬着牙,抽噎的回答“我愿意”一瞬间天地变色,月凝赶紧分出三道银光形成三个巨手将三名在苏铉身边的手下抓了回来,就在巨手准备碰到的时候,大地颤抖了,周围裂开一道道深渊,爆发出墨绿色的颜色,挡开了大手,三名神使被压制的无法动弹。父亲的尸体里幻化出一道魂体,望向自己的儿子“铉儿父亲永远陪着你,”魂体分划出三道猛地窜入了苏铉的身体,剩下的烟消云散,苏铉的体内的魂气迅速提升,啊啊啊啊啊啊怒吼一声硬生生的把插在身上的三把武器震碎,一道倩影浮现,“小铉儿,你的父亲….”一只血手打断了她的话“蔷薇姐别说了…我知道我打不过他..”冷冷的看了月凝一眼,我会忍,直到毁了人皇府!

说罢,虚抓一下,银扇从身边吸附过来,大手一挥,三名神使,人头落地….然后念道“魂言一式血牙之花”月凝冷哼一声,银光大放,画笔在空中虚幻几笔,一个光罩将自己保护了起来,血牢包围这光罩却无法进入半分,苏铉见状,拔腿就跑,只留下一句嘶哑的声音“月凝,我代表邪神殿出世之日,就是你人皇府毁灭之时!!!!

冥城外一座荒山上,苏铉在崖边静静着看着冥城,冰冷的声音“蔷薇姐,你能帮我吗”蔷薇望着苏铉那坚毅的模样,只能无奈的应了一声“嗯。”“那我应该怎么做?”苏铉依旧没有回头目不转睛的望着冥城,“魂极院,学习各种典当师的战斗魔法的学院…但是….苏铉转身就走下了山没有听蔷薇说完“没有但是,谁挡我我就杀了谁….……不知道从哪摸出来一只手臂狠狠的咬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