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入学、涉世、风云变 (1/1)

魂心录 水墨画流年 1515万 2021-05-13

时间已经过去了三天,苏铉的双手已经恢复了原本的模样,准确的来说是好的不能再好了。经过了三天炼魂诀的洗礼,苏铉感觉到魂气的走向明显的有了分支虽然很细微但是这确是冲击下一穴位的关键。按照蔷薇的说法只要自己真正的成为一个典当师并且完成一个魂愿(普通人向典当师交换灵魂的愿望)那么就会有质变的突破。

苏铉睁开了双眼,眼神越发的锋利,却也更加的深邃,甚至于有些冷漠。收拾好房间,跟父亲交代了一声便匆匆忙忙的出了门,三天的修养对于一个六岁的孩子本来就是一件难熬的事情。更别说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他将可以加入邪神殿成为一名预备级的典当师。

邪神殿冥城分殿,在城中央是唯一一座最大的建筑物,没有任何一座高楼敢与之争锋。自然是显而易见啦,越是看着那宏伟的气势,苏铉心中的激动越是无法掩饰。快步便跑到了邪神殿。邪神殿外两边各四名守卫,全部身着黑色大衣,据说这些都是被典当师实现过巨大魂愿之人。甚至于比傀儡都强,失去灵魂的傀儡没有伤痛固然可怕,但是又怎么和拥有残缺不全的魂魄有智慧的守卫相比。远远望去就可以感觉到那传出的肃杀之气。

大殿两边的石柱皆是由墨磺石铸成,墨磺石具有稳定灵魂,凝聚暗元素的功效,可见邪神殿也是财大气粗。石柱后的大殿中央有一块牌匾,粗矿有力的大力印在牌匾上,如果是实力至强者一眼便可以看出那竟然是强者生生雕刻一气呵成的。苏铉整理了一下衣冠大步向殿内走去,一名守卫赶忙上千“邪神殿内部闲杂人等不能入内”苏铉心中闪过一丝冷漠,眼睛直视着守卫“一个半残之人也配拦我的去路?”嘴角上扬冷笑道。说罢从腰间甩出一块令牌赫然是当日那位灵级典当师给他的魂灵。

能在邪神殿当守卫的自然不是一般人,守卫甚至于没有用眼睛去看,就感觉出了是什么东西。恭敬的双手拿着令牌递回给苏铉“之前不知是护法亲自,多有得罪请护法原谅。”苏铉拿着令牌,哼的一声走进大殿。守卫看着他离开的背影不禁疑惑道“最近也没有新的护法升任呀!难道是从别处分殿调来的?”苏铉走入大厅心里却想着刚才的事,自己明明不是这么想的,为什么那古怪的情绪一出现自己就变得这么冷酷。

刚刚踏入邪神殿的大厅,苏铉就感到有一股力量牵引着体内的魂气自行运转,而且速度越来越开,不知不觉已经完成了几个循环,魂气不等的积蓄苏铉只感觉到自己越来越强。殿内的几名典当师和引魂师自然是注视着这初来乍到的年轻人,在他们眼里感觉到的不只是震撼还有寒冷,苏铉的瞳孔正在慢慢的缩小越是收拢那股无形的压迫感越强。

“哼!醒过来”突然一声冷哼响起,直接在苏铉的耳边炸开,苏铉打了一个寒颤,愕然发现当日在佣兵工会的老者就站在他面前,“我..我这是怎么了.”苏铉显得有些呆滞,总从杀了沼蜥之后他就发现自己经常会陷入这种失神的状态,不应该说冷血甚至于是一种弑杀的感觉。“跟我来”老者并没有回答苏铉的问题,转身朝殿内深处走去。苏铉带着一肚子的疑问追着老者跑去。他已经没有心思去管大殿内的那些人,直到苏铉的背影消失在了转弯角。一名刚成为预备级的典当师直接摊到下来,那种深入灵魂的寒冷让他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旁边一位前辈牙齿也是不争气的打架“这..这么年轻就初醒啦.这命魂是有多强大啊”

苏铉跟着老者走到了二楼,越往深处走,他就明显的感觉到周围的黑暗更盛几分,两边都是黑色的墙壁,不时的有一间里屋,两两相对。墙壁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只能感觉附近的元素都被其一扫而空,转换出来的只有浓浓的黑暗。老者走到了一件门前,将门打开看了一眼气息越发深邃的苏铉“进来。”

苏铉进入了房间,顿时愣了一下。房间里并没有走道的阴寒。反而装满了一盏盏的魔法灯。一张巨大的沙发上满是零食,沙发前面则是一张茶几,桌上散落着各种各样的闲书,茶壶是掉在地面的。“这..什么鬼…啊”苏铉显得有些呆滞,不这应该是懵逼。这完全无法和高大宏伟的邪神殿联想在一起。老者不满的说了一句“我叫你跟我来可不是让你参观的。

苏铉赶忙正色对老者恭敬的道“老先生这是你的魂令”从腰间将那块墨绿色的令牌递交给了他。老者没有收回,任由苏铉这样站着,坐到沙发上,他望着苏铉的眼睛“你命魂初醒了?”好像蔷薇姐说的就是这个吧,“是呀。老者淡淡的说“那你想不想知道如果成为一名合格的典当师呢。苏铉没有急着回答脑子里蔷薇说过的话淡淡的浮现了出来。苏铉将衣摆开,双膝跪地大喊道“老师”老者站起身来对着他,撇嘴说道“你可知道男儿膝下有黄金?”苏铉抬头,神色凌然“一世为师终生为父。”老者笑了一下,但却有一丝隐藏不住的阴险“好,我姓秦以后你就叫我老师吧起来吧。秦老指着房间中的东西“今后你就住在这里,既然你已经初醒了,我就教你在最快的时间内成为一位合格的典当师,房间你自己收拾”说完又从衣袋里拿出一本书“这是一本炼魂的法诀,你今日先学着练习魂气不许睡觉,明天我会来教你其他的知识。”便转身离开了,留下了苏铉一个人在房间里。

黑暗的走道里传出阵阵阴风秦老的声音像地狱的音符悠悠的传出“桀桀,终身为父吗?我可不想成为你的……”

就这样从第二天开始苏铉的人生就要彻底改变,经历了一晚上的冥想只凭他初醒的体质自然是不可能辟谷的,肚子已经饿得咕咕叫了。秦老亦如鬼魅般出现,一脸奸人模样盯着苏铉“小铉这是带给你的吃下去”。搭着苏铉的肩膀蹲下将手中的饭盒递给了他,这一餐饭苏铉吃的格外香甜,只是好像吃不出什么味,只是感觉到这里面的食材很不一般,可能是感冒了没有多想就狼吞虎咽的消灭了。

从这天起,苏铉甚至于没有跨出这道门,每天食物都是由秦老送来的,虽然一如既往没味道但是那美味的口感也是习惯了。下午就跟着秦老学习典当师的基础知识。晚上就在蔷薇的指导下练魂气…..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没有人注意到苏铉不仅越来越强大…离人类的范畴也越来越远了….“小铉儿,你的血祭就要到了….

春夏秋冬,四季交替,一转眼已经过去了4年。一扇古老的门前上面甚至于密布着蜘蛛网,缓缓的打开,因为太久没人使用,发出吱呀吱呀的响声。出来的是一个年轻人,一身黑色衣袍,腰间摆着墨玉带,手中拿着一把银色的扇子,一头长发直垂腰间。脸上犹豫天地的鬼斧神工一般,精致细腻,好像沾上一点灰尘都是玷污。依旧稚嫩的声音响起“终于可以回家啦”对他就是苏铉年仅10岁却已经有了一副笑傲江湖的样子。

虽然父亲在期间来看过自己两次,但是因为长时间处于封闭状态苏铉的心性依旧处在于孩童的年龄上。今天的神殿出奇的安静好像所有人都无缘无故的消失了。苏铉虽然不见天日但是对时间的依旧形成了一个规律,微微感到不敢,步伐不免加快了几分。

一鼓作气跑下了楼,到了大厅处,瞬间扑鼻的腥味带着阵阵的腐烂气息直冲苏铉的感官,苏铉的眼睛变得血红仿佛杀神一般可以滴出血来。大厅内密闭着尸体,外面传来明显的打斗声,最令人不安的就是…那冲天的金光…苏铉闭关四年,已经完全成为了一名基础扎实的典当师只要完成一个魂愿就可以升至灵级啦。一股魂气爆发闪身到一名同伴的身边,扶正身子一股魂气传去暂时让他恢复了清醒,苏铉没有意向中的暴怒,但是极度的阴沉反而更让人恐惧“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苏醒的典当师感受到了同源的力量瞬间轻松了点“咳咳..人皇府来..咳..攻城了..你快走..”

说罢便咽气了,苏铉将他放在一边,魂气从体内全面爆发,四年的积攒是何等的恐怖,魂气形成的力量形成了一个奇异的漩涡,附近的尸体上淡淡的墨绿光芒一点点被汇集到了苏铉身上。

下一秒,一个眨眼,天地骤变,他宛若死神一般朝着殿外踏步而去,身后是战死之魂形成的千军万马!!!!

还有一道飘忽的倩影“血祭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