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手把手投篮教学 (1/3)

......

也不知睡到了啥时候,黎树被突然加强的空调风给吹醒。

黎树浑身都乏力不自在,看了眼窗外,月光很是刺眼,燕京远远繁华于文阳的夜景,带着流苏般的华丽以及外套下对平凡的讽刺,黎树软着腿儿起身,他一直期望没心没肺活着,但站在这个角度的时候,还是意外地出神。

看了眼时间,已经到晚上七点,饭点早过了去,之前黎金涛喝的那杯茶也没了热气,黎树也没能等到黎灰丽。

黎树径自一笑,在门前把空调关掉,离开了休息室。

这个时间经纪公司没下班的人还很多,来来往往在黎树耳边说个借过。

黎树一边叫了滴滴打车,一边来到公司大门口。

还未入夏,又是大北方的,这一到晚上,风吹过来,再加上现在的心境,难免会有点凄凉的意味。

黎树等了约莫五六分钟,也没见车子过来,不耐烦地和滴滴司机打电话过去。

“咋回事啊?这都十分钟了,车呢?”黎树有些生气。

“不好意思啊,老弟,有点堵车,你再等等吧,十分钟之内肯定到。”司机赔笑着说。

“等你个香蕉皮,我取消订单了,我自己走回去。”

黎树挂掉电话,吹着冷风,一边真打算在燕京街头逛着逛着走回酒店。

正要走,脑勺后便传来一阵密密麻麻的脚步,高跟鞋啊皮鞋,挺乱。

“我们去哪吃饭,今天得庆祝一下吧?”走在排头的中年男人说。

黎树回头看了一眼,见到了被孙姐陪着的林溪鸣。

“我对燕京也不太熟,许部长,你觉得去哪就去哪吧。”林溪鸣很随和地说。

“一个街区外有家日料店相当不错,而且价格公道,老板也是土生土长的RB人。”中年男人推荐道。

“好,许部长说了算。”林溪鸣笑道。

黎树还想和林溪鸣打个招呼,只是人家似乎没看到黎树,直接上了车。

几辆车前前后后占了公司外的道儿,从黎树面前排着队离开。

黎树看着几辆高级商务车的车** ,形单影只地徘徊在双S娱乐公司附近的街沿,找了家高端大气上档次的面馆对付两口,吃完了还在人店里赖了半个钟头才走。

吹着西北风,兑一口听装百事可乐,走过一个街区,黎树看到一家坐落生僻角落但却极有规格的日料餐厅,傍着公园,门口的停车位正威风凛凛地停着之前那几台商务车。

这晃悠晃悠黎树还是跟到了林溪鸣的** 后面。

要不要进去再和林溪鸣安排个巧遇?黎树晕乎乎地想,随即还是摇头,你瞧瞧人家接触的都是啥人物,去了别人公司,什么高层都得好茶好水的供着,拿着大合同捧着,自己为了见妹妹一面在吹着冷空调风的休息室里头等一下午,要不是自己被活生生冻醒,可能今晚就被锁人家公司里面啦,所以,省省吧,别进去丢人现眼了。

黎树叹口气,默然拖着步子往前边公园走去。

“投啊!传什么球!”

“** ,你传球啊!”

“你防一下行不?手伸一下可以不?”

黎树隔着几棵老树望向公园里的球场,打球的人只占了一个半场,人也不多,只有八九个,大概是三打三打三。

黎树最落寞这会儿,自然还是很认真地看了会球,但这帮人打了七八个回合一球没进,有几个空位篮还偏的离谱。黎树觉得真无聊,眼瞅着他们场边还堆着四五个球,黎树便径自挽起衣袖,走进场内,点了点场边一个正看球的年轻人,小声道:“兄弟,球借一个。”

“自个儿拿就好了,没见着我看球吗?”年轻人不耐烦道。

黎树心想这首都的暴躁老哥这么多吗?

黎树悻悻从地上捡了颗球,自顾自跑到对面半场投篮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