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新生代娘炮 (1/3)

......

黎树也没真的跑到澳门去单车变摩托,毕竟人黎河良也不是个彻头彻尾的傻子,黎河良要是个傻蛋,那自己凭什么这么聪慧过人?

不过这次为了让黎树对这件事儿上心,黎河良也是处处表现出诚意,下了血本给黎树买了头等舱,对一辈子就坐过来回一趟飞机的黎树来说,差点没在登机口被感动到眼泪婆娑。

上了飞机之后,黎树对于头等舱的设计又颇有了些微词,毕竟像经济舱那样连坐的容易碰上艳遇嘛,像头等舱这种独立的座位,也就能调戏调戏空乘来缓解一下空虚寂寞。

距着黎树座位最近的一个乘客是个带着墨镜的纯爷们,这让黎树对飞机上的过程更没了来之前的向往,在飞机起飞以后,便取出自己最近随身携带的利眠宁。

黎树在大学里因为拮据的生活而开始写网络小说,虽然成绩不够好,但好歹有点外快入账,但写小说最难受的事情就是在键盘上敲敲打打一个小时,只码出来一百个字,这种便秘般的感觉会一直延续影响到睡眠,所以黎树最近不得不开始适量地服用安眠药。

黎树服用了安眠药之后,便一拉毛毯,四脚朝天地开始呼呼大睡。

半途,一个声音在黎树耳边悠悠传来。

“先生,先生......”

黎树惊醒,脱口而出一句:“您好,要来份老北京鸡肉卷套餐吗?”

“哈哈哈!”

黎树旁边那个依旧戴着墨镜的男人没憋住,笑出声儿来。

空姐也是一脸尴尬。

黎树恶狠狠地瞪了那个男人一眼,心说你大白天戴个墨镜装你吗呢?

“先生,到用餐时间了。”空乘小姐很是礼貌地说道。

“好的,”黎树揉了揉有些肿胀疲惫的眼睛,说,“顺便来杯鸡尾酒,我听说头等舱有这种东西来着。”

“您好,鸡尾酒是收费的。”空乘小姐小心地解释了一句。

黎树有些头疼,看来自己刚刚醒来的那句梦话还是把自己穷比的身份给暴露了啊......

“既然你说是收费的那就算了吧,我还是比较适合吃老北京套餐......”黎树本来想着自己现在身上好歹有一万块大钞,但不太清楚头等舱鸡尾酒的价格,黎树还是没好意思开口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