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合作愉快 (2/3)

......

2016年,黎树大二结束的暑假。

这七八年之间的变化很大,黎树在黎灰丽跟着黎远静远走他乡之后就没怎么读过书,现在上了个高中时连名字都没听说过的大专。

而黎灰丽,对比自己惨淡的生活经历,简直就是小说主角式的爆炸上升。

本来初中之后黎树就没怎么和她们有过来往,过年的时候也没见她们母女俩回过老家。因为没有手机的缘故,连联系方式也没有。

直到后来在一档综艺节目里面见着一个叫pinkday的组合,里头那个长得最漂亮、人气最高的小姐姐叫黎灰丽......

每次一想到自己远在首都的前妹妹比自己还小上两岁,但却日进斗金,人家每天在微博上面晒自己的宠物小狗、晒以万为单位计价格的新衣服、晒一顿饭要吃掉黎树一年的生活费,而自己只能在朋友圈晒“论吃土的十三种方法”......黎树很是有种挫败感。

比如像现在的暑假,黎树为了大三的日子能够不那么拮据,天天为一天吃三顿饭还是一顿都不吃烦的上蹿下跳,而去肯德基每天干13个小时的送鸡小哥,同时人黎灰丽可能趁着没有通告飞去巴黎、西西里度假也说不定。

就在黎树忙着环城送鸡这当口,黎河良还一个电话打过来,喊他去公司开会。

黎树满腹牢骚地念念有词,心说你这一个电话浪费我三十单的钱,你赔得起吗?

但是在黎河良从小培养的** 下,黎树还是老老实实绕道去了黎河良的公司。

黎树穿着一身肯德基工作服在会议室的小方桌边上旁听了半个小时,三次睡着,睡觉的时候还把哈喇子淌到了边上一个漂亮业务员的衣袖上,弄得人家面红耳赤、好不害羞。

最后,黎河良总结了会议内容,随后看了脸皮都给自己丢光,还靠在人小姐姐身上睡觉的黎树。

“最后一个任务,签下新生代组合pinkday的门面作为我们公司的代言人,这个项目就交给黎树负责了。”黎河良淡然地说。

黎树瞬间清醒过来,一头差点没把桌角撞个洞窟出来。

“既然大家都没什么意见,那会议圆满结束,散会。”黎河良沉声说道。

“谁他妈说都没意见了?我意见老大了!你把我从宅急送小电瓶上面拉过来就为了坑我,好玩吗?”黎树抑制不住心中的怒火,质问道。

黎树又不是不清楚黎河良这家小公司有几斤几两,别说人家人气idol了,你让家隔壁那个每天都打扮得跟花儿似的姑娘来给你作品牌代言人家也不见得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