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俺妹的由来 (1/3)

......

小时候,黎树老爸对黎树蛮好,因为黎树他妈在黎树一岁半不到、刚开始蹒跚学步的时候,就随一场车祸撒手人寰。

黎树在四五六岁那会儿,稍稍懂点事儿,觉得自己家这个老头子还真不错。

本来这种极其伟岸高大的父亲形象能够一直维持到......嗯,至少叛逆期之前吧。

直到2003年,大年初一,二十天前黎树刚过完自己的九岁生日。

那时候老家那个村,土里土气,百废待兴,而且温度一到冬天比城里头要足足低个小5、6度,但气氛还是很好,家家户户放鞭炮,在县城里面的小辈们全都回家团聚过年,所有人都放下平日里没休没止的压力。大多小孩子像黎树这种,也理所当然地收起了大婶儿小叔们的红包。

小土屋里边儿,一个不到十平米的空间放着大圆桌,上边全是黎树那个十几年前还在干厨子的小叔叔烧的菜,一家人用土话各种唠嗑,喝酿酒,黄酒、啤酒,不过很少抽烟。

“浩浩,喝口酒不?”黎树的小叔叔用纸杯子小小倒了一点黄酒,递到黎树跟儿前。

黎树以前的小名儿叫浩浩,而别人甭管是谁,只要叫着黎树小名黎树都会格外听话,所以小叔叔也特想逗一下长相可爱的侄子。

黎树老爸已经和大叔叔喝高了,脸色红的厉害,根本不去管。

黎树眼珠子转溜一圈,奶声奶气地说:“小叔叔,没钱买鞭炮耍了。”

小叔叔瞪大眼睛,心说这小屁孩子够黑啊,小小年纪就学会做生意了?

“那那那,十块钱。”小叔叔掏出本来打算备着晚上打牌的零钱。

黎树嘿嘿笑着一边接过钱,一边将酒给喝进肚子里。

酒入肚肠,黎树没品出好不好喝就开始飘了起来,脸色比他老爸还红。

“哈哈,喝醉了!”小叔叔登时大笑。

黎树大觉丢人,赶紧将钱往自己口袋里,捂着脸就跑出去。

“你干哈去?”黎树老爸问。

“吹吹风,太热啦!”黎树大声说。

“大冬天的热啥啊,小破孩子。”黎树老爸嘀咕着。

......

黎树感觉身体燥热,在老家极为阴冷的晚风之下,才稍稍清醒一些过来。

这个时候,家家户户灯火通明,每栋土瓦房、木房前头,门口都放了醒目的红灯笼,可以清晰地看见大门两边的春联。

大人们都还在喝酒唠嗑,或者吃饭早的可能已经开始搬桌子打牌打麻将了,小孩子则是吃饱了没事儿干,全跑出来,一个小团伙一个单位地凑一扎堆。

“黎树,买鞭炮去吗?”

几个小女孩看到路灯下极为可爱的黎树,当然不放过这个机会,上来搭讪。

“你们太幼稚了。”黎树脸红着说。

排头的马尾辫女孩看着黎树,指着他的脸,说:“黎树,你怎么脸红了?是不是喜欢我们?羞羞。”

“我已经有老婆了,怎么会喜欢你们?”黎树大言不惭地说。

几个女孩儿鄙视了黎树一眼,说:“小小年纪吹牛皮,以后讨的老婆长麻子!”

黎树一边吹风醒酒,一边看着几个女孩儿远去。

“啪!!”

突然一个恐怖的声音在黎树边上爆开,黎树登时被吓个屁滚尿流,一屁墩儿坐倒在路灯下。

“你有病啊!”黎树像个** 着火的小狮子一般,气呼呼地看着把鞭炮扔在自己脚下的人。

“你怎么这么大了还怕鞭炮?”在路灯外,黎树并没看清她的长相,只是从声音来听,是个还可能不及自己年纪的小女孩儿。

但是黎树哪里管她是男是女,在酒精作用下,也不二话,冲上去就和这个没有礼数的人干了个你死我活。

好在双方家长及时赶到,在黎树还没被小女孩儿打死之前将两个小屁孩拉开。

黎树老爸看见黎树脸上那几道抓痕,一阵头痛,你打架就打架,打不过人女孩子算什么?

在路灯下,黎树看清了把自己揍得没脾气的小女孩儿。

扎着小马尾,穿了小旗袍,长得可真是漂亮一个词儿,跟以前老爸给自己买的那些瓷娃娃似的,可爱极了。

糟糕,是心动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