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让我死了算了 (1/3)

帝尊九千界 独林木 1669万 2021-05-12

李健手中长刀斩向林宇的瞬间。抓住时机,夜幕下的林宇嘴角勾勒出一道耐人寻味的笑。似是解脱这段短暂艰难的人生,又似让李健的计划落空的蔑笑。几乎乏力虚脱的林宇用尽最后一丝力气一头扎向跟前的咆哮清竹溪。

或许是夜幕的干扰,李健挥斩出的刀刃仅在林宇的后背被斩出一道一尺长一寸深的血痕。脏乱不堪的头发也被斩断些许,同时林宇摆脱人群的围困,连同他手中死抓不放的烧鸡一起卷入距离地面三米多的清竹溪中。

茯苓镇外,漆黑的夜里。惊雷轰隆作响,一道闪电如银蛇般坠落向大地。短暂的照亮了漆黑的夜空。只是刹那间的功夫,林宇瘦弱的身影便被淹没在暴涨的溪流中。

是深夜,李健对于突然发生的一切有些来不及反应。这个小瘦弱的小乞丐居然从自己眼皮子底下“逃脱”了?面容扭曲的李健对于这样的结果有些难以接受,十拿九稳的折磨,变成他不可控结局。

这让至今没有修炼出灵力且作为普通人的他更加怒气上涌。若他是一位修士哪怕只是一位三重灵者!他也能越入暴涨的溪流,根本不会惧怕咆哮汹涌的水势,将林宇手刃在此地。可惜他不是!他只是个在修士眼中的凡人,常人眼中的普通人。

他恨!无能的狂怒充斥着李健的脑海。李健反手一挥刀刃便将他身边的下手人头斩落。鲜血自脖颈喷涌而出,浇溅了李健一脸。滚落的人头惊恐地“睁”着双眼,一直沿着水流滚入低矮的清竹溪中消失不见。异首的尸体生机全无,倒塌在满是雨水的地面。李健方才平息了一些怒火!

这个倒霉的随从到死也没有想到自己会成为李健发作怒火的牺牲品。

“哼!我们走,等雨停了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沿着清竹溪给我找!”

周围的随从见识着眼前发生的一幕大气都不敢喘,连连回应。

自此李健也不敢越入暴涨的溪流追杀林宇。便吩咐手下离开,隔日再追寻林宇的踪迹,只是他竟有些胆寒最后一刻林宇耐人寻味的异笑。这种感觉他只在面临危险时才能感受得到,他不明白为何自己会在一个瘦弱的小乞丐身上觉察到这种感受。

雨势渐歇,夜幕下为首的李健带着来时的一号人马匆匆赶回茯苓镇西边,他所经营的李家客栈。

遣散完手下,躺在床上的李健久久不能入眠。脑海中净是林宇消失前的那一抹异笑。他担心跌入溪流的林宇没死,甚至将来回来找他寻仇!当然这种几率小的可怜。

“一个没有灵力修为的普通人在这种情况下不可能有生还的机会。不可能!”李健心中这样安慰着自己。

翌日,昨夜的大雨早已停歇,阳光挥洒在空寂地陆的大地上。这时的清竹溪恢复了人们印象中的样子。清澈而平缓的水流自西向东缓缓流淌,和煦的微风拂过阳光照射的水面。反射出波光粼粼的样态。两岸山林中茂盛生长的青竹是这条山谷中流淌的溪水名字的由来。

正午时分,距离茯苓镇百里开外的清竹溪下游平坦而开阔,清澈流淌的溪流,在其旁边是肥沃的草地。不远处一位身着褴褛的老头手里牵着一头黑牛跺着步子到溪边喂牛饮水。